金誉彩票网App:少年怒马扬鞭


  “徐不武,你敢练剑!”院子里,一个年方十七的少年听到院子外的斥声,手中长?!斑训薄币簧粝吕?。
  一、
  “小武,你出来认错吧,别惹你娘生气了?!蔽萃?,徐进面朝门口,朗声说道?!叭媚闫饺绽锸栌诠芙?,这臭小子,以后...以后怕是连这家也不要了”徐母祝红说罢,掩面叹息。
  这小屋正是徐家的灵堂,小屋正中摆放着徐家先人的灵位。原来徐不武偷偷练剑,听到母亲的训斥,急忙跑进来扣住了门栓。待回头细看,发现奶奶也在屋里。徐不武面上一红,缓缓向奶奶走去,只见她坐在墙角木椅上,双目微闭,似睡非睡。
  徐不武蹲在奶奶膝前,侧着头轻声说:“奶奶,我练剑又给娘教训了?!崩咸挥凶魃?,看样子是睡着了,徐不武接着说“自我出生起,娘就不许我习武练剑,说易入魔道,怕我难以自拔,有得是苦头吃。其实习武之人,只要心思澄明,惩恶扬善便是,何来误入魔道之说。我听说太爷爷武功盖世,当是世间一等好汉,便是他抛弃了太奶奶...然后...然后...或许太爷爷也是另有苦衷呢?!毙觳晃溧杂?,“娘是怕我重蹈太爷爷的覆辙,将来也抛妻弃子,是也不是?”
  徐不武苦笑,起身走到供奉太奶奶的灵位前,只见她牌位后边放着一个蒙尘的木盒,平日里出入灵堂甚少,徐家人也只是远远祭拜,不大注意。徐不武伸手端起木盒,打开来看,只看到一些手环,胭脂之类的物事,想来都是太奶奶生前留下的。徐不武正欲放好,忽见木盒之中有个暗匣,他轻轻推开遮掩的木板,便看到暗匣里书封上“徐家剑谱”四个大字,徐不武欣喜若狂,忙摊开细读:
  “剑之道,在于心诚...嗯,原来世间万般剑术,都讲究同一个心诚。举案齐眉...清风邀月...嗯嗯,想来都是极其高明的剑法?!稳展榧蚁纯团?,银字笙调,心字香烧’这一句又是作何解释?!毙觳晃洳莶莘敢?,忽觉心中豪情激荡。他将《徐家剑谱》放到怀里,轻轻合上木盒置于原位。心下一横,便推开门走出屋外。门外众人一惊,徐不武高声喊道:“我要练剑!”
  徐进瞧了瞧祝红的脸色,忙张口说道:“快别说了,赶紧来给你娘.....”“你…你…你再说一遍?!辈淮旖低?,祝红颤声问道。
  “剑之道,在于心诚,动易进,止易静”徐不武一字一句念出,正是令徐家谈之色变的剑诀,祝红虽不明剑招剑理,听到一句“剑道”心中也猜到个七七八八,一怒之下,气血上翻,昏了过去,徐进赶紧扶住了她。
  “娘!”徐不武一慌,正欲向前,忽想若不趁此机会逃走,一年一度的?;岫ㄊ侨ゲ怀闪?,“娘也只是一时心焦,当不碍事?!钡奔匆а莱宄鲈和?,徐进祝红骑来的马尚在吃草,见小主人冲出,颇有灵性地摆了摆头,徐不武翻身上马,心头默道:“爹,娘。保重?!蓖芬膊换氐厝チ?。
  祝红悠悠醒转,看着远处一骑绝尘的身影,长叹了一口气。
  二、
  徐不武纵马疾驰,见天色渐晚,暮色沉沉,一时难觅歇脚之地,便勒马缓缓而行,忽见路旁有个隐蔽的山洞,心中大喜,轻身下马,走进洞中。
  洞中昏暗,却甚是寒冷。徐不武裹了裹衣服,自觉离家出走,虽无悔意,不免有些愧疚。幸好洞中有些柴火,徐不武生了堆火,便伸手取暖,看着火心,一时间竟恍惚出神。直至身上寒意渐止,徐不武突然想起白日灵堂中的剑谱,便从怀里拿出细看起来。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徐不武念着,百思不得其解,“这一句似乎不是什么剑诀,却在剑谱里独占一页,却是为何?”便又读了一遍,忽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竟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徐不武才渐渐醒来,见生的火不仅没熄,火势反倒更大,心头顿生疑惑,四顾之下却也没见着人影,更添疑虑。徐不武缓缓起身,“你醒啦?!倍衔派?,却没见人,当真是心生寒意,想奔出洞外,奈何一时被吓得手脚无力,只能呆呆坐着,心下暗道“苦也?!?br />  “切莫惊慌,你且摸摸眼前的剑谱?!鄙羧允谴忧胺酱?,徐不武连眨几次眼睛,却哪里看得到人?其时手脚已经可以自控,却打消了逃走的念头,徐不武定了定神,便按照声音的指引,往剑谱一摸。眼前陡然出现一个青衣中年人,徐不武抹抹眼睛,委实是不可思议:“前辈,你…你…”
  青衣人笑道:“年轻人莫慌,你可否先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这本剑谱你从何得来?”徐不武心道:“这本剑谱是太爷爷留下的,这位前辈如此关心,不知与我徐家是否有恩怨。若是动了抢夺的念头,我拼了命也要保住便是?!闭溃骸罢馐俏以诩依锪樘谜业降?,是我太奶奶生前留下的遗物?!?br />  “太奶奶?”青衣人忽地双眼一亮,脸上笑意渐盛?!肮?,天意,天意??!”不住放声大笑,荡得洞里回声阵阵。过了一会儿,青衣人才轻声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徐不武道:“我叫徐不武?!?br />  “不武…不武…不武好,不武好啊?!鼻嘁氯肃杂?,脸上稍显愁苦,却转眼即逝,又问道:“你奶奶叫徐婉,是不是?”
  徐不武大惊:“前辈怎会知道?”忽想起小时候奶奶常说起太爷爷时,便说他最喜欢青衣,也总是笑意盈盈。望着眼前的青衣人,一时反应过来,“你…你便是徐渊太爷爷?您不是已经…”徐渊点点头,说道:“阴阳两隔,能重逢于此必是缘分,个中缘由,一会儿再和你细说?!庇秩嵘实溃骸靶∥?,你奶奶这些年过得好吗?”
  徐不武道:“她很好,只是近来常犯困,眼神也不大好使?!毙耐钒档溃骸凹依锎永床蛔嘉姨崽?,不知这事要不要跟太爷爷说?”心下正犹豫,不料徐渊却已说道:“可惜不能伴你太奶奶灵位,留她一人孤苦?!?br />  徐不武心想:“原来太爷爷知道?!彼档溃骸疤?,家里从来不让提起您,他们说…说您为了夺一个天下第一…抛弃…只有奶奶总和我说起您,她说您行侠仗义,惩恶扬善。太爷爷,您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对不对?”
  “婉儿,婉儿…”徐渊哽咽不能语,背过身去,过了一阵才说道:“惩恶扬善也好,天下第一又如何?我终究对不住他们?!毙觳晃涞溃骸疤?,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徐渊转过身去,低头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