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誉彩票是真的 > 采集全世界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引你杀我

欢迎访问金誉彩票:第一百一十九章 引你杀我


  “苏尘,这就是你敢于和董古豪为敌的底气吗,你赢了?!北丈纤?,陆琴神色痛苦。
  她自以为进入太松门,就变得成熟了,理智了。
  原来到头来,只不过是笑话一场。
  她都尚且如此,牧席等人就更不用说了。
  他们死死的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生怕被苏尘注意到。
  “他怎么可以是苏先生,他怎么会是苏先生……”叶旭面色苍白。
  他在恐惧,也在后悔。
  莫少和林少,同样如此。
  “怎么会这样,我一定是在做梦!”眼中布满血丝,方梦看着目瞪口呆的刘子涛,悔恨欲绝。
  现在台上风头无量的,可是刘子涛的朋友啊。
  随时能为刘子涛出头的朋友!
  若她没有离开刘子涛……
  若她没有跟叶旭私混……
  若她……
  可生活中,哪有这么多如果!
  被苏尘的目光扫过,江允、蓝离等但凡与他有过过节,说过他坏话的人,尽皆心神颤抖。
  卓腾既后怕,又庆幸。
  幸亏他没针对苏尘。
  否则现在还能有好?
  “想走?”
  瞥见滑动轮椅,想要偷偷离开的尤子凌,苏尘双指一划,无形的劲气利剑,猛然斩过。
  “饶……”饶命二字,终究没有喊出口,尤子凌喉咙碎裂,绝望闭眼。
  在场的人们,再次畏惧。
  看来这位苏先生,并非是什么心善的主啊。
  “秦非,记得宴会前,我跟你说过什么吗?!北掣涸诤蠓降氖终?,用衣衫擦去血迹,苏尘看向秦非。
  这微小的动作,让董崖眼芒一闪,心念狂转。
  莫非,苏尘受伤了?
  “苏……苏先生!”
  惊恐的跪在地上,秦非声音颤抖:“先前是我大水冲了龙王庙,有眼不识泰山,求您高抬贵手,饶我一次!”
  “是你让我斩你双臂,断你双腿,裂你口舌,而我也已经答应,莫非你想让我食言?”苏尘平静道。
  打探了一下宴会前的事,场中之人暗暗摇头。
  秦非仗着董古文,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这一次,更是敢挑衅苏先生。
  这不活该吗?
  “斩!”苏尘以指作剑,欲再度斩下。
  由于这剧烈的动作,他后方的衣衫又是被殷红渗透,仿佛是伤口崩裂,鲜血溢出一般。
  “他的确是受伤了,而且是重伤!他现在清算宵小,肯定是在硬撑,不想被人看出!”董崖脑海疯转。
  哪有人能在刚才那种冲击中,毫发无伤。
  而且挥霍至今,苏尘还能有多少劲气?
  目前的苏尘,或许不足巅峰三成。
  若他……
  一只巅峰时期的老虎,就算几只野狼都不敢靠近,但如果这只老虎重伤,乃至濒死呢?
  苏尘一死,董家将再也没有顾虑,稳立云州。
  这诱惑太大了!
  “董兄,救我!”秦非凄厉大叫。
  “苏先生,秦非固然有错,可罪不至此,能否给董家一个面子,放他一马呢?!笨吹蕉碌难凵?,董古文起身。
  “你要保他?”苏尘出声。
  “是?!倍藕乐刂氐阃?。
  “如果我不答应呢?!?br />  “那就请恕我无礼,冒犯一二!”董古文抬起头,一副为了朋友豁出一切的倔强模样。
  “董兄……”秦非大为感动。
  他哪能想到,董古文只不过是利用他,试探苏尘罢了。
  指尖剑气喷吐,苏尘久久不动。
  董崖眼中精光暴闪。
  没错!
  苏尘的确是受了重伤!
  “你董家这个面子,我不给?!彼粘舅富?,一道剑气横扫而出,这剑气比之前,至少弱了至少九分。
  在剑气即将斩中秦非之前,董古文突然一动,挡在中间。
  旋即在啊的一声惨叫中,跌向远处。
  “古文!”
  闪至董古文身旁,看着他衣衫中的内甲,董崖松了口气,然后猛地抬头:“苏先生,你纵然实力无双,可也太狠辣了吧,我儿与你无怨仇无仇,你竟伤他至此,眼里可还有董家?”
  望着这一幕,许多老狐狸眯了眯眼。
  董家父子这戏演的妙啊。
  董崖以此为借口对重伤的苏尘宣战,名正言顺。
  已经入套的苏尘,安能脱逃?
  “你想跟我动手?”苏尘淡漠开口。
  “我只想讨个公道?!?br />  站起身来,董崖义正言辞的道:“苏先生,你现在劲气所剩无几,我出手好像显得有些卑鄙,但我作为父亲,不能坐视古文受创,那就算我趁人之危吧?!?br />  不就是想趁苏尘虚,要苏尘命吗?
  说的好冠冕堂皇!
  “请苏先生,与我一战?!倍律锨耙徊?。
  苏尘沉默不言。
  “请苏先生,与我一战?!倍略俅紊锨?。
  苏尘依旧沉默。
  “哈哈,不是挺能乃的吗,有本事杀了我??!”
  自地上站起来,秦非狂笑不已。
  你再嚣张???
  再猖狂???
  望着不敢应战的苏尘,董崖嘴角轻挑,再次迈步。
  “请苏先生……”
  “哗!”
  澎湃的剑气扫动,狂笑的秦非如同被罡风扫过,破碎成无数残片。
  人们不由悚然。
  苏尘不是受伤了吗?不是劲气所剩无几了吗?
  看这模样,分明还处于巅峰!
  脚步骤停,董崖眼瞳一颤。
  怎……怎么回事?
  “如果不引你出手,我怎么能有正当理由,取你性命呢?!敝讣饨Fさ?,苏尘似笑非笑。
  没错,他根本没有受伤,他的伤口,全是自己所造。
  他就知道,董崖肯定禁不住诱惑。
  “苏……苏先生,董某刚刚只是开个玩笑,您不要放在心上……”董崖惊恐后退,头皮狂炸。
  “可我当真了啊?!?br />  “不!”
  在悲愤的怒吼声中,董崖被剑气扫成一团血雾,董古文惊骇跳起,想要逃出酒店,可还没逃出几步,恐怖的剑气,便撕裂了他的身体。
  看着这场景,人们噤若寒蝉,一股深深的恐惧,涌上心头。
  这是何等狠辣,又是何等心机。
  这真是一个年轻人的手段吗?
  弹去指尖的血珠,苏尘淡淡的目光,向着众人扫视开来。
  “还有人想跟我开玩笑吗?!?br />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低下头,不敢露出任何违逆。
  这一日,苏尘连斩两位绝顶高手。
  风头无量,独霸云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