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誉彩票网平台:214.再见2010

    第二天早上。www.x23us.com
  
      路舟从广南机场出发,再次前往京城。
  
      刚一落地,他就前往市中心,先后同林欣和介绍的三家风投机构接洽。
  
      但最终相谈的效果甚不理想。要么是在估值上双方拉锯过久,要么在对赌协议上无法达成共识,要么就是对路舟接下来收购合并辉腾的计划存疑。
  
      不欢而散之后,路舟同林欣和长聊彻夜。最后,他听从林欣和建议,决定寻求风投顾问fa的帮助。
  
      次日,经由林欣和引荐,路舟前往京城华兴资本与包不凡会面。
  
      此君何许人也?
  
      就路舟所知,后来的58赶集、滴滴快的,美团点评这几个华夏互联网并购大案都是和此君的华兴资本相关。
  
      虽说有些前世的事情未必会再发生,但不必多说,林欣和这一介绍之举无疑让路舟减少大量功夫在寻找资本和耗在并购辉腾上。
  
      当天,路舟即和包不凡拍板确定合作,在签订合作协议后,梦谷云公司支付了部分前期费用。
  
      下午路舟离开京城后,华兴内部就成立了专门的顾问小组,展开了尽职调查,修改梦谷云的商业计划,分析梦谷云财务状况等工作。
  
      周五。
  
      路舟接到了包不凡的电话,“晚上好,包先生?!?br />  
      “晚上好,路先生。没打扰到你休息吧?!?br />  
      “不忙,包先生,请讲?!?br />  
      “主要给你说明两点,首先是我们针对梦谷云各项状况的分析后制定了初步的融资策略。其次则是针对这个策略我们为梦谷云筛选出了一份潜在投资机构的清单。相关文件我已经发送至你留下的邮箱”
  
      路舟嗯了一声也不打断,接着细心听包不凡的说明。
  
      包不凡接着说道,“不得不说,路先生很重视用户数据的收集,这点让我们在做bp的时候简单了不少。相信你也有所了解,估值的问题需要大量数据支撑,这样才能让投资人更加相信梦谷云这个商业故事?!?br />  
      路舟听了说了句谢谢。
  
      他又怎会不知道类似“华兴”这样的fa机构在未来的华夏互联网中所扮演的角色。
  
      找钱、融资这件事情几乎贯穿了互联网企业的整个生命周期。而这创投圈相爱相杀的故事里,正是这些“做局者”在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斡旋。
  
      再早些同林欣和谈,也许路舟几家公司的数据的确会起到作用。而事情真说起来,不过是梦谷广告将香蕉“一周百万用户”的成绩在网上炒作起来而已。
  
      可以说,dcm投路舟,更多是林欣和凭个人判断路舟创业可成。而dcm所做,远远没有分析到细致入微的程度。
  
      眼下,dcm无法领投梦谷云b轮,经由林欣和介绍的机构也是谈不拢,那自然只能通过华兴这样的做局者来找钱。
  
      “融资策略的问题上,我们对梦谷云b轮的估值在6亿美元左右。当然,路先生你是提了关于对赌的情况。如果是对方机构接受对赌协议的情况,这能够谈出一定的溢价,大概到8亿到10亿左右。所以,我们初步确定的费用比例为5%?!?br />  
      路舟以10亿美元稍一心算,按照出让10%融资一亿美元,这就是500万美元左右的现金。
  
      得,这是将他当成了傻缺冤大头。虽说这钱最终是成功后从融资所得额中支出,真说起来也算不得“真金白银”,但就是华兴未来名头再大那也是未来的事情,价怎么着都得套低一些。
  
      若说梦谷云是找不到钱,5%顶满也便是罢了,可这仅仅是路舟不愿接受林欣和所介绍的机构而已。并且梦谷云因为在数据上甚是齐备,实在这华兴也是没花太长时间的功夫。
  
      “4%融资额的佣金,并购辉腾的事情也会交由包先生撮合?!?br />  
      电话一头,包不凡沉吟了一声。他倒也明白路舟这番的意思,并购之事还能再赚一笔,他也就不多苛求。
  
      “好的。路先生,接受你的提议。明天我带团队前往广南,在签订了具体的顾问协议后,我们将为梦谷云制定接下来的融资计划?!?br />  
      ......
  
      次周。
  
      由华兴牵头将梦谷云的投资概要和商业计划送至数十家机构,最终确认有意愿投资一共八家。
  
      路舟看了一眼名单后,对包不凡说道,“将阿里和企鹅去掉?!?br />  
      包不凡一阵疑惑,“哦?路先生确定吗?”
  
      他从数叠文档中点出几份,一边对路舟说,“路先生,既然你提了这个要求,我也需要尽责地再提醒你一下。
  
      目前估值最高的offer正是阿里,对方给出了12亿的报价,并且表达了非常强烈地参与后续轮次的意愿。而他们甚至承诺接下来梦谷云的c轮,他们会牵头软银为梦谷云融资?!?br />  
      路舟听了心里就是一个“啊呸?!?br />  
      包不凡这个“甚至”再接下去可不就是,阿里往后还要d轮接着投梦谷云的意思??傻降装⒗锶硪伤阍ㄔ床磺?,若是两家中间一个勾结。呵呵,得,这梦谷云还姓不姓路都难说。
  
      见路舟依旧不动声色,包不凡接着说道,“企鹅给出了一定的溢价,高达11亿。这部分企鹅愿意以部分股票进行支付。但他们却额外要求关于微讯科技a轮融资的优先权?!?br />  
      路舟依旧面不改色。股票送他还真不要,放企鹅进来玩蛇?
  
      “明白。接着按照我的要求进行?!?br />  
      而包不凡看着路舟这模样,心想,倒真是能忍得住的年轻人。
  
      接下来一周,路舟就陷入了连番的辗转飞行和会议的疯狂轰炸之中。在与美国指数资本、经纬中国、老虎基金于京城定下框架协议后,路舟的奔波之旅才算是告一段落。
  
      对外,华兴所提炼给美方资本的卖点无非两样,首先是华夏市场决定了美资科技公司难以立足,其二则是目前梦谷云是华夏唯一一家实现商业化的公有云服务商。
  
      路舟离开京城后,也将最终协议的把控交给了华兴推进。
  
      ......
  
      2010年12月31日,四方协定最终确定并签署完成。指数资本领投1亿美元,经纬中国3000万美元,老虎基金2000万美元,三方共计1亿5000万美元。
  
      这成为了路舟交给2010的最终答案。
  
      它如同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起初人们远望着以为它还小。
  
      可巨石转瞬就重重拍击在海平面,引发阵阵海啸。没有人来得及反应,所有人只能顺从着被卷入浪潮之中。
  
      错愕、惊叹、癫狂,外界的各种喧嚣和情绪杂糅着,变成了所有人对2010年这最后一天的时代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