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誉彩票是真的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六百七十章 世界中心的主人

金誉彩票是合法的吗:第六百七十章 世界中心的主人

    迈哈伊尔快要被气疯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沙舒亚跟奥则朗布跑了就跑了,你现在关注他们两个干什么?是你的王位重要还是他们两个注意?
  
      是,他们两个确实有可能影响到你的王位,可是那也仅仅是有可能而已,而且还是以后的事情。
  
      可是明国却是近在眼前的威胁,要么把条约给落实,要么亡国就在眼前,你还有闲心去关心沙舒亚和奥则朗布?
  
      定了定神后,迈哈伊尔才接着道:“去皇帝尊号,遣使纳贡,这些其实都好办,毕竟明国也不可能来到王庭监督你是否已经去掉了尊号。
  
      总之,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必须要向局势的稳定让路,哪怕是沙舒亚和奥则朗布他们有什么动作,只要不会影响到王庭和国家的稳定,就暂时无视他们?!?br />  
      达罗悉乔终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理解了。
  
      事实上,达罗悉乔自己也清楚现在的局面是什么,只是面对着沙舒亚和奥则朗布突然出走有些无法接受。
  
      随着迈哈伊尔的回来,整个阿格拉城里面也开始热闹了起来,除有有意被放跑的一些人之外,大量的东印度公司员工被抓捕,连审讯都没有,直接就被关押了起来,等着把人都凑齐了之后再移交给明国人。
  
      ……
  
      郑芝龙与李承彦等人面面相觑,有些懵逼。
  
      刚刚怼了一个“世界的统治者”沙迦罕,现在又他娘的冒出来一个“三洲两海、东方西方、世界中心伊斯坦布尔的主人”?
  
      谁承认的?谁册封的?不是说大明才是世界的中心吗?这些蛮子是什么鬼?
  
      可是目前打探到的,也只有这些消息,自己这些人应该怎么办?
  
      沉寂了半天之后,郑芝龙才问道:“怎么办?”
  
      李承彦苦笑着道:“你问我,我又该去问谁?这事儿要是让陛下和朝堂上的文武大臣知道,那乐子可就大了?!?br />  
      郑芝龙道:“我也知道会出大乐子,可是眼下咱们该怎么办?是当没这回事儿,派出使节去拜见他们的国王,还是回去禀报给陛下?”
  
      李承彦道:“锦衣卫的人早就开始行动了,估计这里的情报已经到了陛下的岸头??銮?,咱们的任务却与此事无关吧?”
  
      郑芝龙摸着胡子道:“你说,有没有可能再找一批人,把杀掉沙迦罕的那一套,在这个什么奥斯曼国再来上一回?”
  
      摇了摇头后,李承彦才道:“不太现实。像叶公公那样有勇有谋的太监又不是遍地都有,就算是有勇有谋,只怕也做不到像叶公公那般的好算计。
  
      到时候打蛇不死,必有后患?!?br />  
      郑芝龙哼了一声道:“哪里来的打蛇不死?彻底弄死他们不就行子?”
  
      李承彦讥笑道:“是啊,直接弄死他们就行。
  
      可是,你当他们是六国?还是当他们都跟莫卧儿一样废物?
  
      就算是这个奥斯曼也跟莫卧儿一样的废物,可是奥斯曼跟莫卧儿可是由陆地连通的,若是这些废物们合兵一处,咱们又该怎么办?”
  
      郑芝龙道:“那你说怎么办?要不然,你去跟他们的国王谈判,把这块儿运河所在的地段给租借下来?”
  
      李承彦沉吟道:“租借下来倒也不是不行,可是谁知道陛下心中是怎么想的?是直接攻打奥斯曼,还是会跟他们谈租借的事情?”
  
      鉴于崇祯皇帝向来都不按套路出牌,李承彦也懒得去猜崇祯皇帝会怎么想了。
  
      这位爷想一出是一出,想怼人都快要想疯了,难保不会在发现有人敢号称世界中心的主人之后发飙砍人。
  
      至于军费和军队什么的,那位爷会在乎?就算是国库里面的银子不够用,那位爷的内帑也有的是银子,想要砍人还不是很简单?
  
      晃了晃脑袋后,李承彦甩开了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开口道:“以我之见,咱们倒不如继续向前一些,仔细观察观察陛下在堪舆图上指的地方。
  
      若是那里确实能够弄成运河,别管是租借还是怎么着,这块土地都得落在咱们的手里才行。
  
      如果那里没办法弄成运河,或者说负担太大的话,咱们跟这什么奥斯曼打生打死的又有什么意义?还不是便宜了莫卧儿的那些个蛮子?”
  
      合计了一会儿后,郑芝龙道:“倒也行,反正怎么勘探,是工部那些文官老爷们的事情,跟咱们的关系不大,只要把他们送到地方,咱们的事儿就算是齐了?!?br />  
      李承彦黑着脸道:“我也是文官——另外,跟这些蛮子打交道,也是我的事儿……”
  
      郑芝龙厚着脸皮道:“不一样,不一样。咱们的关系是什么?那些穷酸又怎么能跟你相提并论?”
  
      见李承彦冷哼了一声后没有再说话,郑芝龙讪笑了两声后便大声吩咐道:“起航!继续向前行驶!”
  
      直到过了大半天的时间,郑芝龙所带领的舰队才算是到了苏伊士运河的所在——或者说是已经被摧毁的运河遗迹。
  
      被人从船舱中喊出来的工部官员们一脸懵逼的望着眼前的废墟,不禁发出连连赞叹。
  
      从眼前的废墟可以看的出来,整个运河的遗迹大概宽有百丈左右。
  
      这就意味着,这条运河若是正常启用,应该可以同时容纳六艘宽度为十五丈的福船战舰通过。
  
      工部朗中龚丰岚长叹一声:“若是这条运河果然修建于数百年之前,则其物力民力之耗费为几何?”
  
      右侍郎宋韵贤道:“且不论此运河糜费多少,只看他有这些废墟,便可知这运河是可以再次挖开的,只是不知道对面的情况是个什么样子?”
  
      见宋韵贤望向自己,郑芝龙则是一脸懵逼的道:“你看我干什么?咱们这是战船,没办法飞到对面去让你看看!”
  
      宋韵贤急道:“这可如何是好?若是看不到对面的情况,又怎么知道这运河是否可以重新挖开?
  
      就算是强行挖开了,这运河还能不能使用?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这么大的工程,但凡是有一点计算不到,浪费的人力物力又有多少?”
  
      李承彦道:“若是一定想要过去看看,其实倒也有两个法子。
  
      一个是等着过了冬季,由好望角那里绕过去,最后再绕到对面的位置去看。
  
      另一个法子,则是弃船登岸,咱们步行过去观察一下对面的情况,看看到底能不能再次挖开?”
  
      宋韵贤拱手道:“那便登岸罢!”
  
      李承彦所说的第一个法子根本就是扯蛋——明明是想从这里重挖运河,然后过去怼英格兰的,现在却要从好望角那里绕过去?
  
      那还有什么意思?干脆直接大军走海路过去开怼算了——至于给养什么的,跟工部有什么关系?
  
      李承彦想要的,也正是这个效果,就是让工部的这些人登岸,然后通过这一片废墟之地去慢慢观察。
  
      郑芝龙却一把拦住了想要回舱准备的几人,沉声道:“别忘了,咱们可以在海上横行,却不代表你们上了岸也依旧横行。
  
      这个蛮子的国家既然敢自称为世界中心的主人,想必也是有些实力的,貌然登岸,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李承彦道:“从船上抽调一个百户所的士卒,轻装简从随我等一起上岸,除非是这个蛮子国家的大军过来围剿,余者又有何惧?”
  
      望了李承彦一眼之后,郑芝龙道:“我给你拔一个千户所,纵然是遇到了蛮子的大军围杀,想来也能护着你等回来!”
  
      李承彦笑道:“如此,就多谢了!”
  
      再次向着郑芝龙点头致意之后,李承彦等人也分别回到船舱中去准备了。
  
      大明人多的好处,再一次体现了出来——想要找到擅长于语言的天才,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李承彦等人带着通译,还有整整一个千户所的兵力,乘坐着小船登上了苏伊士运河的岸边。
  
      然而,既在李承彦意料之中,又出乎于意料之外的是,对面居然有人在等着自己——大约有三五百人的骑兵对伍,已经列好了阵型。
  
      李承彦虽然也见到过行军打仗的场面,但是对于骑兵的阵型却没有什么了解,大概知道的也就是自家骑兵和步卒都很能打,目前来说,看谁都是战五渣。
  
      扭头望向了身边的千户之后,才发现这个千户的神色虽然凝重,却没有一丝的紧张,以下不禁大为安定:“对面儿蛮子的阵型,不像是要进攻咱们的样子?”
  
      千户伏文议道:“对面的骑兵跟鞑子骑兵差不多,摆出来的阵型也是戒备的阵型,不是骑兵冲锋的那种,用不着紧张。
  
      再说了,就凭对面的那么点儿蛮子,咱们一整个千户所的兵力,足够应付,就算是多来几倍,兄弟们也能护着诸位大人杀出去!”
  
      轻轻的点了点头后,李承彦才示意通译过去喊话:“我等乃是明国人,久闻苏伊士运河的大名,所以想要前来看看!”
  
      图菲克西·阿布哈马德,就是这支队伍的头领,奉命来前查看这伙人的动向。
  
      自从这支庞大的舰队一进入木骨都束开始,就已经被发现了——大摇大摆,丝毫没有隐藏行踪的意思。
  
      然而自己家的海军是个什么情况,阿布马哈德还是知道一些的——有,但是基本上跟没有一样……
  
      如果说的再直白一些,就是整个奥斯曼帝国根本就没有什么海军,只有一些叫嚣着能够威胁欧洲的海盗!
  
      指望这些垃圾一样的家伙们主动面对这支有些十二艘战舰的舰队,还不如指望真神直接出面更为靠谱一些……
  
      而这支令所有人都感觉到心惊肉跳的舰队,却是一路航行到了苏伊士运河的遗迹前面,然后放下来一支千余人的队伍,就再没有其他的动作,就着实让所有人都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阿布哈马德才被派了出来,带着手下的几百个骑兵前来查看情况。
  
      见对面有人能够说磕磕绊绊的用奥斯曼土耳其语来进行沟通,阿布马哈德也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能沟通就好啊,只要能沟通,那么自己就能弄清楚他们过来的目的,也就用不着在第一时间冲上去拼命。
  
      听到对面的人想要看看苏伊士运河的遗迹之后,阿布马哈德的心里就更是轻松了几分。
  
      一个不断启用又重新废弃的运河而已,让他们看看又能少得了什么?
  
      先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之后,阿布马哈德才开口道:“想要看一看运河,没有问题!
  
      但是,你们必须得告诉我,你们是从哪里来的,究竟是些什么人,想要看运河是为了什么?
  
      同时,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我可以派出两百个骑兵跟着你们一起去看,希望你们不要拒绝!”
  
      李承彦点了点头,开口道:“我们是大明人,从遥远的东方而来,到这里只是为了看看运河,或者想要看看,有没有重新将运河挖开的可能性——当然,我们可以支付银子!
  
      另外,贵部随意派出骑兵随行,我们也愿意接受,希望贵部的骑兵能够保证我们的人生安全!”
  
      阿布马哈德点头道:“当然!只要你们不做出什么让人误解的举动,你们的安全会得到保证!
  
      不过,你们还要在这里耐心的等候一下,等着我去汇报,看看我的上级军官们会怎么决定?!?br />  
      李承彦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扭头道:“暂时先扎营,跟这些蛮子们接触一下看看。
  
      另外,让兄弟们保持好戒备,别让这些蛮子冲过来把咱们给灭了?”
  
      伏文议道:“李大人放心就是,便是再多来几倍的蛮子也是无妨?!?br />  
      阿布马哈德见这伙明国人确实准备休息,也接受了自己派兵陪同的提议,心中更是高兴,当即便带着自己的心腹回去向上级禀告消息了。
  
      得到消息的上层军官们也松了一口气。
  
      面对着陆地上面的敌人,不会有人害怕,不会有人退缩,可是面对着如此庞大的一支舰队,便是换了谁来,估计心里都会有些不放心。
  
      PS:第一更4000字送上。8)
山西11选5今天走势图 大乐透蓝球公式 江西快三跨度走势图 宝马论坛平码论坛 广东快乐10分技巧 北京5分时时彩全天计划 快三爱彩乐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捷报比分网篮球分析 福建快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大乐透第12032期 北京单场投注 一码中特公式东方 山东电视台体彩直播现场 青海淘宝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