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誉彩票是真的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百四十章 火炮准备!

金誉彩票真假:第五百四十章 火炮准备!

    阿拉伯数字还是有好处的,虽然用毛笔写起来麻烦,可是真要计算的时候,比之用壹贰仨肆伍来表示可要方便一些。
  
      起码在徐光启等人接触到阿拉伯数字之后就感觉到了这玩意的方便性——起码不比算筹差到哪儿去,而且写起来更方便。
  
      不光如此,对于其他的什么圆规一类玩意的接受速度也远超金尼阁的预料。
  
      这让金尼阁觉得挺高兴,认为墨铧等人好学不倦的态度还是很值得肯定的。
  
      至于金尼阁和其他传教士们一致推崇的鹅毛笔,墨铧在试用了几回之后就失去了兴趣。
  
      写一点儿就要沾一点儿的墨倒也算了,偏偏写出来的字也是歪七扭八恍若鸡刨,比之蒙童所写都多有不如,还不如炭条好用呢。
  
      但是炭条这东西,它脏啊,用一回就是一手的黑灰,摸哪儿哪儿脏,每次写几个字之后想要干点儿别的就得先洗手。
  
      总之麻烦的事儿一堆一堆的。
  
      吵了半天也没有吵出来什么结果之后,金尼阁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说到书写,我倒是有个好办法。听说英格兰那边有一种黑铅,书写起来比炭条还要好用?!?br />  
      墨铧道:“然后呢?继续写几个字就洗一回手?”
  
      金尼阁大怒:“你就不会拿纸把它包起来吗?弄的粗一点,塞到你那个毛笔的笔筒里当毛笔用行不行!”
  
      墨铧一拍脑袋,暗骂自己犯蠢。
  
      把毛笔筒弄的细点儿,然后把这种黑铅弄进去用来书写,应该会变得比较简单?
  
      如果说这玩意儿真能大面积的推开来弄,倒是能让更多的孩子开始学着写字?
  
      一不小心就利国利民了?
  
      墨铧对于官位和银子没多少兴趣,但是对于能够利国利民的事情却是很上心——兼爱不就是爱大明的百姓么?
  
      这会儿也来不及搞什么三大几何难题了,墨铧直接向金尼阁问明白了那种黑铅的模样之后就找到负责替皇家学院跑腿的锦衣卫。
  
      反正要求就一个,不管这玩意有多难弄,都得弄点儿过来做实验。
  
      锦衣卫自然不会有什么废话,转身就去安排人找这玩意去了。
  
      同样,这消息也就到了崇祯皇帝的手里。
  
      铅笔?
  
      崇祯皇帝的第一反应就是皇家学院的这些大佬们要把铅笔搞出来。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伪科学故事:
  
      美国航天部门首次准备将宇航员送上太空,但他们很快接到报告,宇航员在失重状态下用圆珠笔、钢笔根本写不出字来。
  
      于是,美国人用了十年时间,花费一百二十亿美圆,科学家们终于发明了一种新型圆珠笔。这种笔适用于失重状态、身体倒立、水中、任何平面物体,甚至在摄氏零下三百度也能书写流利。
  
      而俄罗斯人在太空中一直使用铅笔。
  
      当然,这个故事是伪造出来的,这玩意就是一碗毒鸡汤,这个故事只是想告诉人们,有时看上去很复杂的问题其实有极简单的现成解决办法。
  
      因为从实际角度出发,铅笔并不适合太空中使用,尖头有危险,易燃,书写产生的石墨残渣容易进入宇航员的胸腔、眼睛,更容易使电子设备短路。
  
      但是在不上太空的时候,或者说眼下的大明使用这玩意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铅笔再贵还能比墨汁更贵?人人买的起铅笔,学习写字的成本就会大幅度降低。
  
      这玩意就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东西??!
  
      然后崇祯皇帝就开始暗恨自己前世的不学无术。
  
      没错,记得这个伪科学的故事,所以崇祯皇帝知道铅笔这玩意是用石墨弄出来的,石墨炸弹这个词也听说过。
  
      问题是石墨这玩意在哪儿有来着?
  
      大明这么大,肯定不缺这玩意儿,但是现在上哪儿去找最适合?哪里的石墨最适合用来造铅笔?
  
      不学无术就是这么蛋疼!
  
      蛋疼了半天的崇祯皇帝也只得把这事儿扔给了锦衣卫和内阁,反正养这么多的人也不是让他们吃干饭的,该出力的时候就得出力。
  
      再说了,这次不让他们去头疼,难道以后要让朕这个皇帝去头疼?
  
      不可能的事儿!
  
      与其关心这种事儿,还不如关心一下南海舰队在吕宋那边的进度呢。
  
      毕竟这么长时间了,到现在除了一艘误中副车的荷兰三桅战舰被拉回来当做战利品上贡给了自己之外,可就没有其他的消息传来了。
  
      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儿。
  
      毕竟自己没有网络,没有电话,连电报都没有,指望着信鸽在海上传递信息也不太现实不是?
  
      远在吕宋的郑芝龙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着同样淋在雨中的监军太监赵庆道:“还是先回舱中去吧,郑某一介武夫,海上风浪惯了倒没什么,你这身子骨只怕受不住吧?”
  
      赵庆摇头道:“受不住也得受着,儿郎们在前线厮杀,咱家一个死太监还能做些什么?就在这儿等着他们!”
  
      海风愈发的大了起来,哪怕是在吕宋这种冬天也很暖和的地方,海风加上雨水一样会让人感觉到一丝的寒意。
  
      郑芝龙见劝不动赵庆,便也不再劝说,而是回头吩咐道:“命人煮一些姜汤来,再派人送些姜给前线的将士们?!?br />  
      想了想,郑芝龙又补充道:“把咱们这艘船上的姜全都送过去,其他船上也都要送一些过去?!?br />  
      等到郑芝龙身后的亲兵躬身应了去准备姜汤后,赵庆才开口道:“说起来,这吕宋的冬天虽然比福建那边还要暖和的多,可是一旦下刮风下雨,倒也是个问题。
  
      只是不知道这些个佛朗机蛮子背后的国家如何,他们那边儿又是个什么情况?”
  
      郑芝龙有些烦闷的道“谁知道呢?这该死的蛮子居然打的有模有样,倒是出乎我的预料了?!?br />  
      赵庆却是不以为意:“就算有模有样又能如何?倘若这些蛮子们装备的是刀剑,那咱们倒还应该担心一番,既然是火器,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们虽然占据着吕宋,可是吕宋上面能造火铳大炮的人可不多,弹药更麻烦,用一些就少一些,这些损耗他们可没地儿去补充?!?br />  
      郑芝龙道:“说的倒也是。咱们倒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火铳大炮比他们的强不说,光是弹药就足够炸平他们了?!?br />  
      赵庆道:“没错,听说京中的火药局那边弹药如山,因为跟新式的火铳和大炮没办法通用,很多老式的弹药还要花时间拆毁重制?!?br />  
      郑芝龙愣道:“这消息你是哪儿来的?早知道是这样儿,咱们多带点儿不更好?”
  
      赵庆用关爱智障的眼神望着郑芝龙:“第一,不通用,第二,装不下。懂?”
  
      郑芝龙这才发现自己闹了个大乌龙,一拍脑门后才讪讪的道:“说起来那皇家学院的家伙们倒是挺操蛋的,这火铳的铳管大小还不一样,弄的现在弹药都浪费了,当真是可惜?!?br />  
      赵庆接着道:“这倒当真是个问题?;鹋诘牡┗购盟狄恍?,这火铳的来回变来变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顿了顿,赵庆又嘿嘿笑道:“话说起来,你和南提督一起上书反映一下这事儿倒是靠谱,咱家一个死太监可不能插手这事儿?!?br />  
      郑芝龙嗯了一声却没有再话说。
  
      赵庆说的是个事实,而且这火铳的问题确实挺让人纠心的。
  
      崇祯元年制的火铳跟崇祯五年制的火铳完全不同,崇祯五年的跟崇祯七年又完全不同。
  
      而自己刚刚装备上不久的崇祯九年制火铳,跟之前的又完全不同,不光击发方式和填装方式大变样,连弹药都完全换了个样子。
  
      不过也算是好事儿,毕竟崇祯九年制的火铳比起之前的火铳来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弹药都是现成的,只要往里装就行了,省掉了之前那些清理铳膛一类的步骤。
  
      最起码光靠着这一个装弹快速的好处就已经能够形成弹雨压制那些个佛朗机蛮子们了,更不要提大大增加的射程直接压的那些个蛮子们无法近前。
  
      但是现在是下雨的时候,而且刮着风。
  
      就算是火铳足够牛逼,对于雨水也不可能完全无视掉——大明的技术还没发展到那个层面呢。
  
      如果说佛朗机蛮子敢冒着雨玩命冲击大明的军阵,那鹿死谁手倒还真不太好说。
  
      这也正是郑芝龙担心的问题。
  
      赵庆一个监军太监不太懂的这些,但是久在军伍的郑芝龙却是知道,能在南御林军的攻击下坚持这么久而不崩溃,这样儿的军队绝对不可能是由什么蠢材指挥的。
  
      如果说这么好的机会,对面的蛮子将领却抓不住,郑芝龙宁肯相信自己一直在梦里,根本就没有出身作战。
  
      桑切斯显然不至于蠢到跟猪一样的水平,而且依赖着吕宋弄不到弹药补给是没错,可是想要弄些冷兵器出来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更何况西班牙帝国的军队从来也没放弃过对于冷兵器的训练。
  
      今天,是该让那些野蛮人见识一下西班牙军队的厉害了!
  
      桑切斯摸了摸手中的滑膛枪,然后将之放到一边后,顺手又绰起了长矛,才对阿库尼亚吩咐道:“传令,让阿尔德·科尔多瓦带着他的长矛兵准备出战!”
  
      阿库尼亚行礼道:“是!总督阁下!”
  
      科尔多瓦在接到命令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那蠢货终于想到了使用长矛兵来作战了吗?还以为他的脑子让火药给炸坏了!
  
      “萨达尔科,阿尔瓦,带上你们的手下,我们去让那些该死的野蛮人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陆军!”
  
      面对着这种瓢泼大雨,沈振江也很头疼。
  
      这种见了鬼的天气,指望火铳是不可能的了,而指望弓箭的话,其实也不太靠谱。
  
      先不说雨水对于弓弩的影响,光是自己身后的这支大军再加上其他卫所士卒就够呛。
  
      这些家伙操刀子砍人都是一把好手,玩火铳也相当靠谱,但是玩弓箭就只能呵呵了。
  
      因为这些家伙接受的弓箭训练对比起接受的火铳训练来说简直差的太多,说声天地之差也不为过。
  
      回去一定要上书陛下,还是要加强弓箭的训练——下次再遇上这种情况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的蛋疼。
  
      回头望了一眼正在避雨的士卒们,沈振江吩咐道:“让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把斥候撒远一些,小心蛮子们玩雨中袭击?!?br />  
      康少鹏嗤笑一声道:“就凭那些个蛮子?还有胆子玩什么雨袭?”
  
      李德江道:“废什么话啊,沈大将军既然这么吩咐了,咱们就这么办,毕竟是有备无患?!?br />  
      沈振江点头道:“不错。以己及人,倘若我是那蛮子的统兵将领,也必然会带着大军来前袭击?!?br />  
      康少鹏却道:“为何?”
  
      沈振江道:“论火炮,他们不及我大明,论火铳,还是不及我大明,吃亏吃的多了,再不知道利用大雨的机会前来袭击,那只能说明蛮子的统兵将领太蠢。
  
      但是用脑子想一想,能做到一地总督的人可能会是个蠢货吗?就连建奴里边都很少有这么蠢的!”
  
      康少鹏这才讪讪一笑,不再反驳,而是跟李德江等人一起去吩咐手下打起精神来。
  
      哗哗的雨声遮盖了马蹄声,还没等李德江等人吩咐斥候们出发,先前就已经撒出去的斥候已经气喘吁吁的赶了回来:“敌袭!”
  
      沈振江却是完全没有紧张的样子,命人给斥候灌了几口姜汤之后才问道:“还有多远?多少人?”
  
      刚刚灌下姜汤的斥候脑袋上开始升腾起一股白雾,好似修仙得道一班,喘了两口气后才道:“五千余,距此还有十里!”
  
      沈振江吩咐亲兵把斥候扶下去休息后,才冷笑着道:“还他娘的真敢来??!传令,火炮准备,没有命令不许开火!”
  
      康少鹏和李振江等卫所指挥使已经分头去整理军队了——被雨毡盖起来的火炮打上几发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等到对面的蛮子们被炮火给打乱之后,就轮到卫所士卒们出战了。

Ps:书友们,我是天煌贵胄,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qq三张牌积分 mg电子游艺官网送彩金 广东体彩中心在哪里 南海投注0809登录网址 体坛福利彩票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大乐透奖项9个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时时彩怎么算下期独胆 竞彩混合过关中奖条件 网球场和羽毛球场区别 中彩网走势图试机号 足彩竞猜混合过关 新疆25选7开奖号 宁夏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图